《银魂》成史上最强漫改真人作品,二次元到底需不需要被人理解?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3-19      浏览量:0
“二次元的世界黑白分明,不需要被理解。”

“二次元的世界黑白分明,不需要被理解。”正如《闪光少女》的编剧鲍鲸鲸所说的那样,二次元的圈地自萌几乎已经成为大众的共识。然而,当《闪光少女》在排片量和上座率方面都远不及预期时,却祭出了让业界一片哗然的下跪营销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然是渴望被理解,因此,这种矛盾百出宣传方式也让观众一脸问号:所以你到底要不要我理解?

1、《闪光少女》制作方模拟表情包跪求观众

前不久,于9月1日上映的日本漫改真电影《银魂》真人版,却在国内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。作为一档“宅腐萌”血统纯正的二次元神作,《银魂》的成功至少说明二次元是可以为大众所接受的。

少数派狂欢: 横亘在路人与死忠粉之间的天然鸿沟

当空知英秋用“大猩猩”这样一个邋遢死宅的形象,来恶搞作为原作者的自己,就注定《银魂》将是一部让正常人难以理解的作品。相比于《海贼王》《火影忍者》《死神》等主流少年民工漫,《银魂》的野心似乎不只是用热血去打动少年们,而是秉承着“吐槽不休,恶搞不止”的三观,征服了万千中二少年们的心。

2、空知英秋在《银魂》中把自己画成大猩猩

第一是天马行空的剧情。 空知英秋把故事背景设置在日本武士文化最鼎盛的江户时代,却让一群外星人的入侵来打破本来的历史格局,武术阶级提前没落,地球人变成“二等公民”。当穿着和服和木屐的武士,和奇形怪状的外星物种走在同一条大街上,宇宙村的奇观让人目瞪口呆。

第二是独此一家的人设。 除了完全没有主角光环的少年漫中最穷、最怂、最无节操的卷发男主“银他妈”之外,桂小五郎、近藤勇、冲田总司、土方岁三,本来一个个都是历史上名声斐然的人物,但在《银魂》中却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。攘夷运动三杰之一桂小五郎变成呆萌“假发”(桂小太郎),新选组的局长近藤勇变成了酷爱跟踪的“大猩猩”(近藤勋),新选组的副局长土方岁三变成香烟和蛋黄酱深度上瘾者(土方十四郎),而人人爱的帅哥冲田总司则变成了抖S腹黑正太(冲田总悟)。这种挖掘人物另一面,同时赋予他们现代标签的方式,却出其不意的让人体会到了角色背后真实可爱的一面。

第三是开天辟地的吐槽文化。 《银魂》算得上少年漫画中轻剧情重吐槽的开山之作,同时也是成就最大的作品。至今它的单行本累计发行量已经突破5000万。同时,动画版《银魂》在2006年登上电视屏幕,在厮杀激烈的日本动画界能延续放送十一年,已经足以说明它所受到喜爱的程度。 在影响力上,《银魂》用生命来造出的无数梗,也是万千粉丝们津津乐道的话题。

从某些方面来说,《银魂》在剧情、人设、吐槽文化方面显得太过独特,而独特意味着不被大多数人所理解 。作为一部专注于无厘头搞笑的作品,《银魂》在段子中插播剧情、吐槽和恶搞随时上线的叙事方式,很难让人一下子投入进来,再加上海量只有混迹二次元圈才能懂得的梗,也注定让它成为一场少数派的狂欢: 爱的爱到死,不懂的人依旧不懂。

打破次元壁: 满足原著党,怒刷路人友好度

可以说,《银魂》跟电影的受众本该隔着一个厚出天际的次元壁。那么,这次走进大荧幕的《银魂》,为了打破次元壁到底做了什么?

首先吸引原著党为电影口碑增加热度。 通常情况下,漫画改编成真人版都会遭到原著党的不满。事实上,《银魂》在漫改真的消息一公布就遭到了原著粉抵制,一部极端二次元的作品要走向三次元的现实世界,实在让人无法想象能得到一个怎样违和的产物。

出人意料的是,《银魂》在还原原作方面几乎做到了无懈可击,这已经足以让万千原著党欣喜不已。在剧情方面,真人版的大部分取自《银魂·红缨篇》,这是原作当中的第一个大篇章,还曾经在2010年被单独拿出来制作了《银魂》的第一个动画剧场版电影,真人版基本保留动漫的原汁原味。在人物造型、道具、布景方面,每个角色的造型都与动画如出一辙,小到银时的“洞爷湖”木刀、小机车、草莓牛奶等小道具,大到万事屋、江户街道、歌舞伎町等经典场景,都做了十分细致的还原,也同样堪称神还原。

接下来是最难的吸引路人转粉的方面。 对于普通非二次元观众来说,小栗旬、堂本刚、长泽雅美等一长串超豪华的明星阵容,就已经值回票价。而男神女神们在电影中贡献出了毁容式的表演,帅翻天际的小栗旬挖鼻孔,“千年美少女”桥本环奈白眼翻到脸变形,长泽雅美颜艺口技惊人模仿《龙珠》,更是成为粉丝们趋之若鹜的谈资。此外,电影的宣传语是“天下无敌的痛快动作娱乐片”,加上国内中文配音选用了白客、叫兽易小星等网感明星,鼓励粉丝cosplay上影院观影为媒体提供话题,都能看出它在尽力刷路人友好度。

平常不是平庸: 从抵制到宣传, 他们为什么发出声音

目前,《银魂》的口碑出现了两极分化,豆瓣评分从8.2降低到了7.4分,喜欢的观众和一头雾水的观众同样多。对于路人观众来说,这次《银魂》的真人化,依旧还是显得不那么友好:除了《红樱篇》的故事主脉络,真人版还插入了原作“一起去抓独角仙”的剧情,却只是单纯为了服务于真选组、桂小太郎等角色的出场。然而包括真选组、桂小太郎在内,还有机械师爷爷平贺源等角色,和主剧情相比都是断裂式的存在,让路人观众们即使看到最后也摸不着头脑:他们是谁?他们从哪里来?他们来干什么?

而且除了原著本身就有的梗,电影中增添的数个动漫影视梗,比如《海贼王》的橡皮果、《风之谷》的滑翔机,神乐吐槽银时用《花样男子》杉菜的语气说话,神乐上船前模仿《孤独的美食家》的语气去面摊要来了一碗拉面,还有各种日语谐音梗、地域梗,都是不熟悉日漫和日本文化的观众所难以理解的,这道文化的横沟对于普通观众就是硬伤般的存在。

近年来,“二次元”这个神秘的词汇一次次活跃在大众的视野,触动人们的神经。人们对于二次元族群的看法,有觉得幼稚的,有觉得全都是腐女宅男的,也有完全搞不懂他们到底说什么做什么的,当然“二次元们”大多也不屑去过多为自己解释。 “我们不是一个次元的”,这句话很能说明二次元和三次元之间的横沟。

《银魂》作为一档纯正的二次元作品走向三次元,从原著党的抵制到四处奔走安利,无论从热度、口碑还是票房来说都算是不错的成绩,可以说是跳出来二次元一贯圈地自萌的尴尬。真人版《银魂》国内上映3天票房突破六千万,超越去年上映的《寄生兽》成为日本真人电影在中国票房的第一位,截止至目前的累计票房为7977.1万,被称为“史上最强漫改真人作品”。作品本身尚能拿出打破次元的诚意去拥抱大众,而大众也显露出了对于小众圈层的理解与包容,这至少说明二次元是有被理解的可能性的。

渴望被理解至少不被误解,是所有小众圈层的常态。 一群热爱ACG的人群聚集到了一起,他们不想被定义,只想旁人对自己保持平常心:不是我是二次元,而是我喜欢的东西恰好是二次元。当然平常不是平庸,每个人都不想被看作是颜色一样的烟火,因此二次元们也开始越来越多的涌现在人们的视野中,毕竟发出了声音才能证明存在的价值。